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方式 今天是:
  全站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史艺苑 > 文史资料 > 内容

关于罗瑞卿上交王良遗物的细节

来源:区政协办公室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5/7/3

 

第一次反‘围剿’首战全胜之后,为表彰王良的功绩,毛泽东和朱德把缴获张辉瓒的一块怀表和一支钢笔奖给了王良。解放后,罗瑞卿把怀表和钢笔转交给党中央,陈列在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里。

近些年的材料都说是开国大典时罗瑞卿把王良的遗物交给毛泽东和朱德。这一细节显然不确。在开国大典那样庄重的场合,罗瑞卿会这样冒昧吗?毛泽东、朱德又顾得上这样的事儿吗?

其实,早些年的材料都没有这么写。

《中共綦江县党史资料汇编》(第一辑)(1986年7月印刷)刊载了福建省军区党史办供稿的《威震闽赣的红军将领—王良》一文,该文说:“为表彰王良及红十师在这次战斗中的功绩,一方面军总政委毛泽东、总司令朱德把缴获张辉瓒的怀表一块奖给了王良。”这一材料应该比较可信,比较权威,只是没有涉及罗瑞卿交王良遗物的细节。

《綦江县文史资料》(第五辑)(1986年3月印刷)刊载的《王良烈士事略》则没有写王良牺牲以后的情况。

《綦江英烈——中共党员烈士专辑》(1989年7月印刷),刊载了任万江先生整理的《从一介书生到红军将领—王良烈士传》一文,该文讲述:“罗瑞卿一直把烈士的遗物怀表、钢笔珍藏着,经过十几年征战,直到胜利进入北京,新中国成立后,在中央军事博物馆征集革命文物时才献出来。现在这两件文物怀表、钢笔,一直陈列在北京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里......”可见,王良遗物不是在开国大典上交给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的,而是在后来交给中央军事博物馆的,这比较符合客观实际。

那么,开国大典上罗瑞卿交王良遗物给毛泽东和朱德这一说法又是怎么演绎出来的呢?

最早大概出自《忠魂谱》(1992年1月印刷)一书,该书刊载晏文宗先生《永不陨落的将星—红四军军长王良的故事》一文,该文写到:“1949年10月1日,当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少奇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登上天安门城楼举行开国大典的时候,罗瑞卿带着这块怀表随同解放军高级将领们一起登上了天安门城楼......”。晏文宗先生这篇文章是带有文学创作笔法的,在不影响细节真实的前提下,进行合理的想象甚至虚构,无可厚非。当然,这个细节在时间点上存在不可仔细推敲的问题。但是,如果不加鉴别,将其直接搬过来作为党史、文史、县志资料,认为是历史事实,那就错了,会混淆视听,贻误后人。

《忠魂谱》之后,中共綦江县委党史研究室编的《红军魂》(1996年9月印刷)刊载的梅德华文章《早殒的将星》这样描述:“1949年10月1日,在开国大典上,罗瑞卿拿着王良给他的怀表走到毛主席面前,说:“主席,今天,我又想起了王良......”开国大典交王良遗物这一细节,由此正式进入了綦江党史资料。之后的綦江党史资料和其他材料,无论内部出版还是正式出版,几乎都沿用类似表述:1949年10月1日,在庄严的开国大典上,罗瑞卿同志凝重地将王良烈士的宝贵遗物转交给毛主席、党中央。以后,记录着王良烈士显赫战功的怀表和钢笔,一直存放在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

我们在编写《画乡綦江》时,感觉这一细节有不妥之处,并与綦江区党史研究室的同志有过讨论交流。《画乡綦江》一书采用了比较客观真实而又可信的表述方式:“解放后,罗瑞卿同志将王良烈士的怀表和钢笔转交给党中央”。我们认为,以后的党史、文史、县志资料,都应当去伪存真,慎重使用这一说法。

胡绍良/文

友情链接:
  协重庆市綦江区委员会 版权所有 备案号:渝ICP备10016396号-2
地址:綦江区古南街道中山路1号   邮编:401420   电话:(023)48662334(办公室)(023)48663409(信息联络中心) 传真:(023)48671905